Revision Group —– 溫習小組

一個溫故知新、實驗野心、發揮創意的園地

筆記本 - 踩過界

力王 ~踩過界~

洗不掉的圖畫- 蛇之子

洛猜是泰國一名紋身技師。因為一次意外, 所以逃到香港。現住在深水涉的劏房裡。他平時做地盤黑工, 間中都會賺外快 – 替別人紋身。

一般就只有泰國人才找他, 一來洛猜低調, 二來他只懂講泰文和簡單的中英文。 他最拿手就是畫四面佛像圖和大象圖。這兩個都是泰人的神明, 很多泰人都會紋這兩圖案, 希望得到神明的保佑。

自古以來, 紋身都是包著各樣含意。古人以紋身代表自身族群, 權力和宗教, 近代則表現自身形象。時移勢逆, 紋身已經被扭曲了原意, 現在每個國家對紋身都抱著不同的態度。西方及東南亞國家都認為很正常; 但一些保守派和國家就認為是粗人和黑社會的象徵。宗教, 權力, 民族, 藝術, 視乎你站在哪一個立場。

曾經聽說過, 有個初出茅蘆的小混混想紋一條巨龍在背上, 誰知往後他經常生病, 幾個月也未好。有人說他是受不了那條龍, 因為紋甚麼圖案, 也要看看是誰人, 亞豬亞狗也來畫上龍的話, 未必能承受得起那道霸氣。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1)
力王 ~踩過界~

深夜看電視

小學時, 有哪一個小孩不喜歡看卡通片? 每次放學回家, 我都會馬上做功課, 然後看卡通片直到晚飯。

而當時最最最精彩的, 便是鳥山明大師所畫的<<龍珠>>

試問有誰不喜歡, 試問有誰不認識呢? 可是, 可能<<龍珠>>太暴力, 所以要在深夜時播放。 父母當然不准我看, 有次我午夜偷偷起床看, 結果被發現, 足足有一星期都不讓我看電視。

幸好,我老友小明他好人。 讓我到他家睡, 而且晚上可以看<<龍珠>>

<<龍珠>>在晚上十二時播出, 小孩子畢竟會累, 所以我們吃過晚飯後, 便立即上床睡。 然後調鬧鐘到十一點半。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寫回應
力王 ~踩過界~

讓來睡睡

中學裡, 每個男生都渴望追求到心中的女神。有那一位男生成功, 其他大都會很妒忌但又羨慕。

阿丸是我的好朋友, 他比我胖, 比我笨, 比我醜, 但比我快結識到女友! 我真的非常非常妒忌他, 我當時認為老天是不是覺得我太帥, 所以安排阿丸出現來廢料一下我。

不過, 過了兩星期, 阿丸分手了。我承認我有一點開心。。。但畢竟他是我老友嘛, 所以他分手當晚, 我馬上出來陪他。 分手原因很簡單, 女生被新來的轉校生泡了。

阿丸見到我便哭得死去活來, 畢竟是初戀嘛。差不多到十一點了, 我送他回家去, 免得麻煩。阿丸叫我車留下陪他, 我說不了, 我想回家睡。其實我家住得比較遠, 我也不知道有甚麼車回家, 除了計程車, 好像就沒有。因為我怕打擾阿丸父母所以就拒絕了。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寫回應
力王 ~踩過界~

竊竊私語

我很想要一家屬於自己的房子, 是房子, 不是單位。

不過現在樓價太高, 很難買樓。我省著吃省著穿, 算是儲了一筆錢, 但只足夠買一家凶宅。。。。那是位於西貢一幢三層高的獨立屋, 上一手業主和女友在三層燒炭自殺的。。。

我不是不相信牛鬼蛇神, 不過, 我半生不作虧心事, 也不認識上一手業主, 他們應該會放過我吧!  而且我刻意將主人房調去二樓, 三樓改為書房。那麼, 應該可以安心睡吧。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寫回應
力王 ~踩過界~

長途車旅客

中國人其實都真是創意無限, 食物已經是佼佼者, 不過也有一些真的是為社會作出貢獻 – 有卧鋪的大巴。

日邦是位大學生, 到了暑假末, 便背著大背包, 向祖國出發! 國內景色不比其他地方遜色, 長城, 九寨溝等, 終年人山人海! 由於旅費不多, 所以日邦多半選擇陸路- 大巴或火車。

這次他要去湖北的張家界。在深圳坐大巴要超過二十四小時, 少點耐力也熬不過去! 富人只佔一部分, 很多打工人, 都要坐十多個小時的巴士或火車, 穿州過省回家, 真的很辛苦。

比起十多年前這些大巴的設施已經有所改善, 有空調, 有枕頭, 被子。不過, 每個床鋪又短又窄, 個子大一點都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寫回應
力王 ~踩過界~

有人呀…

阿樂在一家外貿公司工作,公司主要接外國毛衫訂單,然後找工廠生產,從中食差價。

這行業在中國越來越難做了,一工人人工上漲,二人民幣匯率上升,三經濟轉型。 因此,有很多工廠都北移,天津,青島,呼和浩特等等。這次,因為要找新廠家,阿樂特意跑去杭州。

不要以為上海杭州很發達繁榮,工廠區真的很荒蕪,沒有建築物,附近只有農田。這趟旅程,阿樂都預計得花上四五天時間,所以在工業區附近訂了酒店。

剛剛三十出頭的阿樂雖然未婚,也沒有女友,但他一早已有解悶的方法閱讀。很多人認為是玩女人,不過阿樂不是這種人。今次他準可看完古龍的圓月彎刀吧!

晚上十一點,是阿樂閱讀時間開始,古龍作品很少有長篇,月圓彎刀可算是其中一個長篇作品,不過,相比起金庸的作品,這也不算長篇。阿樂已經看到故事的中段,所以他在這趟旅應該可以看完。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寫回應
力王 ~踩過界~

釣大魚

有人喜歡釣魚,有人認為很悶。是的,釣魚的確需要耐性,但當有魚食餌時,鬥智鬥吃,直到最後溜走或上釣,整個過程都有著無比的快感。

阿鏢是釣魚愛好者,釣了魚十年多,很多地方都釣過。東至東龍島,西至新機場,哪裡有漁獲,他就去哪裡。釣魚除了熟練的技巧,知識都很重要。因為要看水流,潮汐等等天文,最後當然要加上運氣。

芝麻斑,他釣過; 雞泡魚,他放生過; 垃圾也是魚鈎的熟客。眼見海洋日漸受污染,阿鏢感到很無奈。往後十年,有魚獲也只能放生,不能進肚了。或者要到較遠的海域才比較潔淨。

阿鏢這次釣夜魚,在馬灣青馬橋底。今晚的魚獲很好,不消三小時,已經釣了兩條三斤重的黑魚,還有其他小魚,真的過足手癮。今晚的運氣真好,繼續放餌。

爽! 又有魚上釣! 當阿鏢收緊魚線時……哇! 見鬼了! 在他面前的不是甚麼魚,而是頭髮! 嚇得阿鏢整個身子往後倒地,那把頭髮正正落在他面上。啊!!! 阿鏢立即撥開,並向反方向爬行。過了十多秒,他回過神來,說是自己嚇自己,看清楚一點,那是假髮,肯定是被吹落海了。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寫回應
力王 ~踩過界~

美味燒烤檔

中國人最喜歡吃夜宵,每每睡覺前也得喝兩杯,吃少許。 今時今日的廣州,吃喝玩樂,一應俱全,吸引了很多港人假日來消費。難得復活節假期,肥全,光頭,四眼 和 細龜 一行四人浩浩蕩蕩去廣州。

四個大男孩,對於觀光名勝古跡沒有興趣,只懂吃和玩。肥全是一位食家,每到新地方,便去吃當地著名美食。廣州最出名便是野味,雖然冬天將於,但進補的話,一年四季也可以。現在想吃野味也不容易,因為政府大力打擊,通常要經熟人介紹才有機會吃。肥全在網上找資料,轉折下才找到。肥全只點了水蛇粥,野豬砂窩和炆狗肉。因為怕熱毒,所以也不敢多叫。果然,十分惹味,連平時膽小的細龜也大動食指。最後,各人抱腹離開,向下一站進發。

國內的夜生活不多,最多便是按摩、推拿。雖然四個都是血氣方剛的年壯青年,不過他們也不敢胡亂來,找一家正正經經的骨場舒展筋骨便算了。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寫回應
力王 ~踩過界~

露天停車場

狂風暴雨,黑色暴雨警告訊號已發出近兩小時,此刻還沒有暫緩的跡象。阿正在露天車場內的更亭內值班中。 他已把門關得緊緊,並聽著電台節目,留意著天氣消息。所有布都放在地上和門縫隙內,他再望望窗外,雨水已浸至半個車輪,寸半難行。

暴雨影響了電波訊號,大部份時間都是沙沙聲。沙沙……沙沙……整整三分鐘都收不清,聽著這吵耳的沙沙聲,阿正感到好不耐煩,關機算了。

外面的風吹雨打聲又怎會動聽呢,一樣都是令人鼓噪。少壯不努力,阿正現在開始後悔。如果勤力一點,哪怕是個小文員,至少在大廈內工作,也比在這裡吃西北風好得多。

一個人,多多少少也有一點懼怕。即使平生不作虧心事,但怕無意間得罪各方朋友。再次打開收音機,沙沙的噪音也可以分散一下注意力,不用胡思亂想。阿正無聊的時候也會想,如果真的遇見,他應該怎樣做? 扮看不見?逃跑?還是恭敬地打招呼? 管不管用?他不知道,因為他還未遇見過。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1)
力王 ~踩過界~

長生大押-下2 <完>

「不好意思,家徒四壁……陳伯,請坐」 兆強拍拍摺椅上的灰塵。

「咳……咳……我今天是為了上次那件事而來的。」陳伯開口便表明來意。

「陳伯,你也知道我現在的處境。很感謝你一直幫我,我實在對你有太多虧欠。到了最後,你也特意幫我,我真的是沒齒難忘……今天,既然你來到,我想在此向你老人家敬茶,以表謝意。」 兆強字字發自內心,激動之情湧上心頭。

兆強拿起桌上的茶杯,雙腳脆地,雙手舉向陳白。陳伯喝了兩口,茶是凍,心是暖。嘆著氣,點點頭說:「我想清楚了。我暫時先借一架的士給你吧。當你有錢的時候,才連本帶利把錢給我。」

「不!不行!這跟送就沒分別!」兆強很抗拒。
「很不同呢!你有錢了,必需還給我!老實說,我的子女在加拿大也賺到錢,再加上我其他的資產,餘下的日子也不成問題。我希望在我離開香港之前,能做多少善事吧!」 陳伯語重深長地說著。
「但……我也不能白白的拿去……」
「不是說了吧!有朝一日,你有了錢,便連本帶利還給我吧!不說了,不說了!我還是去律師樓做手續!我走了,不用送!」

「不過……」

「別再囉唆了!我也決定這樣!你是孝順的話,便照我說話做吧!」

淚水開始凝聚在眼眶內,兆強一直低頭說謝謝。陳伯的身影漸漸消失於眼前。

在別人眼中,這架的士是屬於兆強的。兆強自己做早更,夜更出租給別人。這樣比平時多賺一倍錢,生活好了過來。至於美鳳呢?她的新工作是秘書,在上市集團裡工作。當然不是擔任主席的秘書,是其中一個部門主任的秘書,其實也不俗!

她和同事夾得來,經理也很信任她。在這個愉快的環境中,美鳳很快便能適應下來,而且工作愈來愈順暢,愈來愈得心應手。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