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Group —– 溫習小組

一個溫故知新、實驗野心、發揮創意的園地

筆記本 - 踩過界

力王 ~踩過界~

美味燒烤檔

中國人最喜歡吃夜宵,每每睡覺前也得喝兩杯,吃少許。 今時今日的廣州,吃喝玩樂,一應俱全,吸引了很多港人假日來消費。難得復活節假期,肥全,光頭,四眼 和 細龜 一行四人浩浩蕩蕩去廣州。

四個大男孩,對於觀光名勝古跡沒有興趣,只懂吃和玩。肥全是一位食家,每到新地方,便去吃當地著名美食。廣州最出名便是野味,雖然冬天將於,但進補的話,一年四季也可以。現在想吃野味也不容易,因為政府大力打擊,通常要經熟人介紹才有機會吃。肥全在網上找資料,轉折下才找到。肥全只點了水蛇粥,野豬砂窩和炆狗肉。因為怕熱毒,所以也不敢多叫。果然,十分惹味,連平時膽小的細龜也大動食指。最後,各人抱腹離開,向下一站進發。

國內的夜生活不多,最多便是按摩、推拿。雖然四個都是血氣方剛的年壯青年,不過他們也不敢胡亂來,找一家正正經經的骨場舒展筋骨便算了。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寫回應
力王 ~踩過界~

露天停車場

狂風暴雨,黑色暴雨警告訊號已發出近兩小時,此刻還沒有暫緩的跡象。阿正在露天車場內的更亭內值班中。 他已把門關得緊緊,並聽著電台節目,留意著天氣消息。所有布都放在地上和門縫隙內,他再望望窗外,雨水已浸至半個車輪,寸半難行。

暴雨影響了電波訊號,大部份時間都是沙沙聲。沙沙……沙沙……整整三分鐘都收不清,聽著這吵耳的沙沙聲,阿正感到好不耐煩,關機算了。

外面的風吹雨打聲又怎會動聽呢,一樣都是令人鼓噪。少壯不努力,阿正現在開始後悔。如果勤力一點,哪怕是個小文員,至少在大廈內工作,也比在這裡吃西北風好得多。

一個人,多多少少也有一點懼怕。即使平生不作虧心事,但怕無意間得罪各方朋友。再次打開收音機,沙沙的噪音也可以分散一下注意力,不用胡思亂想。阿正無聊的時候也會想,如果真的遇見,他應該怎樣做? 扮看不見?逃跑?還是恭敬地打招呼? 管不管用?他不知道,因為他還未遇見過。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1)
力王 ~踩過界~

長生大押-下2 <完>

「不好意思,家徒四壁……陳伯,請坐」 兆強拍拍摺椅上的灰塵。

「咳……咳……我今天是為了上次那件事而來的。」陳伯開口便表明來意。

「陳伯,你也知道我現在的處境。很感謝你一直幫我,我實在對你有太多虧欠。到了最後,你也特意幫我,我真的是沒齒難忘……今天,既然你來到,我想在此向你老人家敬茶,以表謝意。」 兆強字字發自內心,激動之情湧上心頭。

兆強拿起桌上的茶杯,雙腳脆地,雙手舉向陳白。陳伯喝了兩口,茶是凍,心是暖。嘆著氣,點點頭說:「我想清楚了。我暫時先借一架的士給你吧。當你有錢的時候,才連本帶利把錢給我。」

「不!不行!這跟送就沒分別!」兆強很抗拒。
「很不同呢!你有錢了,必需還給我!老實說,我的子女在加拿大也賺到錢,再加上我其他的資產,餘下的日子也不成問題。我希望在我離開香港之前,能做多少善事吧!」 陳伯語重深長地說著。
「但……我也不能白白的拿去……」
「不是說了吧!有朝一日,你有了錢,便連本帶利還給我吧!不說了,不說了!我還是去律師樓做手續!我走了,不用送!」

「不過……」

「別再囉唆了!我也決定這樣!你是孝順的話,便照我說話做吧!」

淚水開始凝聚在眼眶內,兆強一直低頭說謝謝。陳伯的身影漸漸消失於眼前。

在別人眼中,這架的士是屬於兆強的。兆強自己做早更,夜更出租給別人。這樣比平時多賺一倍錢,生活好了過來。至於美鳳呢?她的新工作是秘書,在上市集團裡工作。當然不是擔任主席的秘書,是其中一個部門主任的秘書,其實也不俗!

她和同事夾得來,經理也很信任她。在這個愉快的環境中,美鳳很快便能適應下來,而且工作愈來愈順暢,愈來愈得心應手。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1)
力王 ~踩過界~

推銷員

阿威,收費電視推銷員。在新蒲崗推銷,雖然這裡有一半以上都是工業大廈,但附近還有一些住宅如采頤花園,東頭村。鑽石山,黃大仙都有很多行家覓食,所以他只好試下居民少的地方去。

每日由早上十一時至晚上十時,雖說沒有人監視他有否上班,但每月都要交數,若果交不出,縱然你站足三日三夜,他們也不會可憐你。出來工作,最緊要成績。

一天到夜在街上推銷,悶到發瘋。阿威撩撩街客,十個九不應,偶爾有人上前查問價錢,但不是平很多,最後也因麻煩而不安裝了。香煙和電話粥成為了阿威的精神食糧。兩包煙只夠他抽三天,每天傾電話多於三小時,百無聊賴的話,只好早點收工。

今天已經是月中了,距離達標還欠十個,說難不難,說易不易。在圖書館附近開檀,一定有家長經過。過了一小時,也沒有反應,阿威開始不自覺地抽煙,一 支又一支,今日抽煙比平日多,才兩點多,已經抽了半包。差不多到下午茶的時間,人也少了。只有一個女子,頭髮曲曲的,不知由何時開始站在一旁,經常望著阿 威,不過阿威不以為然。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2)
力王 ~踩過界~

官也洋服

雖然下個月才是中秋節, 但今晚的月色明亮, 又圓又飽, 世傑心想應該沒有人客, 今天還是早點關門吧。

啷啷, 吊在門後的門鈴發出清脆的聲音。 有一對年輕男女步入店內。 世傑還來不及反應, 他們已上前並要求度身訂造一套西洋套裝。 他們沒有說明是出席甚麼場合, 只說是非常重要, 不能失禮來賓, 而且必需是黑色。 他們的要求很簡單, 只是想不到澳門最近有甚麼節慶或大事, 可能又有新賭場工程揭幕吧。

他把掛在頸項上的軟尺抽出, 先為男的度身。 他眉清目秀, 有著一般男子少有的瓜子面, 但個子不算高, 身形骨瘦如柴。 世傑不經意地觸到他的皮膚, 是冰冷的。 這種天氣, 而且他才入店不久, 相信他的身子一定是很弱。 世傑在心裡說。 而女子一言一發, 靜靜地坐在一旁, 她並沒有注視甚麼, 只有直望前方, 眼神帶點呆滯。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寫回應
力王 ~踩過界~

頭髮

身體髮膚,受誅父母。 古人是不會剪頭髮的。 現在,除了是衛生問題,最主要就是潮。 電髮,染髮,直髮,平平庸庸的人,只要找對了適合的髮型。 別人便會覺得你特別,甚至連本身的性格也隨之改變起來。

香港的理髮店大大小小,多不勝數。 有些在自己居住的單位內理髮,專門做鄰里生意,簡簡單單。 另外,亦有名師在黃金地段為明星,闊太理髮。 普通剪髮,動輙一千數百。 如果要電、染髮,收費真是難以想像。

不過,理髮也要投緣。 一進入店內,純粹剪髮,最快要花得上半小時,出來的效果又要令人滿意,所以找一個投契而又掌握自己頭形面形的理髮師,也不容易。

女孩子,視身體每一部分為自己的命根。 而命根中的命根,阿菁認為是頭髮。 原因很簡單,因為頭髮容易被人留意,而且前後左右也會看見,所以阿菁特別愛顧自己的頭髮。 甚麼護髮產品,甚至吃甚麼食物能護髮,她也瞭如指掌。 因為她還是一位中四生,學校是一家傳統的女子中學,所以不準她留長髮。 雖然她的頭髮只留至肩膊位置,但除是烏黑中帶有光澤,而且有良好彈性,屬於非常健康。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寫回應
力王 ~踩過界~

煙友

六七十年代,香港工業起飛。人人有工開,只要能捱,三餐不成問題。當年的工廠發展蓬勃,造就了很多零售及飲食業。

在官塘工業區,最主要兩個商場- 官塘廣場及官塘碼頭廣場。官塘碼頭廣場雖然離市中心最遠,不過卻是最繁盛。因為附近是官塘碼頭,當時來往港島北角區的渡輪很頻繁,特別在上班和下班時間,人頭擠擁,因為爭上船而墮海的情況屢見不鮮。

當時官塘碼頭廣場食肆林立,到了什飯時間,大排人龍,社會經濟環境氣氛很好。但自從社會轉型,加上租金和人工上漲,很多工廠己北移。當年境象不再。現在水靜鵝飛。辦公室十室九空,而昔日熙來攘往的官碼碼頭更冷冷清清,有點恐怖。

阿龍年初自資開了一家速遞公司,公司只有他一人。既是老闆亦是員工,也好! 自己生意,不用受氣,也會更落力掙錢。接到柯打便馬上送貨,二十四小時都營業,不怕勞苦,只怕捱餓。今天他接到柯打,由葵涌送電子零件往官塘碼頭廣場樓上的寫字樓。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1)
力王 ~踩過界~

長生大押(下1)

人始終需要面對現實,愛情是不能夠填飽腹子的。

由入院至出院,足足有兩個月之久。美鳳剛剛病癒,理應要好好調理身子。即使沒錢買人參花膠,至少也多多休息吧。但美鳳聽同事說,公司對她有點微言。她害怕公司會借機解僱她,所以她出院第三天,便上班。

真的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美鳳上班一星期後,公司便裁員,她是當中一位。比起美鳳,必定有人比她更慘,但她的而且確很可憐吧。美鳳當然沒有自我放棄,更加積極找工作,並希望在兩星期內找到。兆強得知這消息後,每天買三份報紙,如果遇上西裝骨骨的乘客,也會厚著面皮問問。有些投契的乘客會遞上卡片,叫兆強的朋友寄求職信來試試。一個月後,美鳳總算找到綠洲了。

為了慶祝找到新工作,他們二人出外吃飯。不懂浪漫的兆強提議去九龍灣啟業邨的大排檔吃小菜,當然美鳳也舉腳贊成,反正大家在寮屋村長大,大排檔的環境,緊密的格局,嘈吵的氣氛,濃濃的人情,顯然是屬於他們的。滿足的,不只是肚子,他們又在一起闖過了難關。當晚,他們談話比平常少,但面上掛著的笑容卻是一致的。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1)
力王 ~踩過界~

23

做夜更保安的劉志森,中七畢業後,考不上大學,也沒有心進修。一心一意想考入紀律部隊。現在投考政府工,越來越難。雖然紀律部隊需大,但由於市場經濟環境還未復蘇,以前只有中三,中五程度才投考的政府工,現在連大學生也來分一杯羹,僧多粥少,成功有時也要看運數吧。

畢業己經兩年多,警隊,海關,懲教署,消防處,救護處,入境署,他一一投過,體能方面,綽綽有餘。做保安其中一個目的,是因為準時放工和不需要多加勞動,令他工餘時間可以做體能。不幸地,體能出眾並不是王道,還有筆試,小組討論和面試。過千關斬萬將,曾經有一兩次他進身到最後的面試,可惜最後也落空。而眾多的紀律部隊中,他最想做警察,因為看似權力最大,在路上巡邏時,市民一是敬畏,一是懼怕,反正就是高高在上的感覺,所以警隊有甚麼最新消息,他都會密切留意。

今日隔離屋苑有保安請病假,志森被公司調派做替更。反正是看蔽露電視,巡樓和登記陌生人資料,志森沒有考慮過便答應了。當值時,該屋苑的保安阿姐才提醒他,今早八時多,他看守的那幢樓,有人跳樓,是二十三樓。志森當然很驚訝,公司一直沒有提及。但他現在擔心待會巡樓的時候,會不會遇到……志森有投考警察的雄心壯志,也有對付悍匪的勇氣,但對於鬼神之物,完全是兩回事吧。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1)
etc ~踩過界~

狐運大法

又再一次置身在這迷霧中,阿果感到十分疑惑。近半個月來這夢從沒間斷。在第一次做這個夢的時候,夢是夢,它有夢應有的特質,迷糊,矇矓。他第一次逗留在夢中的時間很短,但隨著夢出現的次數漸多,逗留時間也不斷的增長,阿果覺得夢不再是夢,夢越來越真實。在夢中一切的觸感,氣味,景象都與現實生活一樣,有時他甚至會感到飢渴。 [翻閱全文…]

由 etc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寫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