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Group —– 溫習小組

一個溫故知新、實驗野心、發揮創意的園地
~踩過界~

頭髮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力王

沒有氣力 豈能成功 沒有堅持 哪想成功

Latest posts by 力王 (see all)

身體髮膚,受誅父母。 古人是不會剪頭髮的。 現在,除了是衛生問題,最主要就是潮。 電髮,染髮,直髮,平平庸庸的人,只要找對了適合的髮型。 別人便會覺得你特別,甚至連本身的性格也隨之改變起來。

香港的理髮店大大小小,多不勝數。 有些在自己居住的單位內理髮,專門做鄰里生意,簡簡單單。 另外,亦有名師在黃金地段為明星,闊太理髮。 普通剪髮,動輙一千數百。 如果要電、染髮,收費真是難以想像。

不過,理髮也要投緣。 一進入店內,純粹剪髮,最快要花得上半小時,出來的效果又要令人滿意,所以找一個投契而又掌握自己頭形面形的理髮師,也不容易。

女孩子,視身體每一部分為自己的命根。 而命根中的命根,阿菁認為是頭髮。 原因很簡單,因為頭髮容易被人留意,而且前後左右也會看見,所以阿菁特別愛顧自己的頭髮。 甚麼護髮產品,甚至吃甚麼食物能護髮,她也瞭如指掌。 因為她還是一位中四生,學校是一家傳統的女子中學,所以不準她留長髮。 雖然她的頭髮只留至肩膊位置,但除是烏黑中帶有光澤,而且有良好彈性,屬於非常健康。

既然頭髮是展現人前的,她對髮型也很重視。 時時刻刻都照鏡,看看頭髮有沒有被風吹散,有沒有異物黏住。 曾經有次,因為理髮師錯手剪多了她的秀髮,令她要改髮型,引致她要戴帽上學,否則不敢外出。

昨天,阿菁的好友阿彤剪了一個新髮型。大家一致讚好,紛紛問她在哪間理髮店哪位師傅的作品。 阿彤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不斷說那間理髮店多舒適,理髮師多帥多溫柔,大家都很羨慕並說下次要帶她們去剪。 阿菁也向阿彤拿了理髮店的地址。 位於大角咀富多來商場,就算經過也不會留意,根本就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 只有在附近上班,上學,居住的人才會知道。 不過,武林高手,總是身在深山。

雖然是小小的富多來商場,但竟然有十多間理髮店,佔了商場的三成多。 可想而知,這裡的競爭有多些的劇烈。 阿朗在職訓局讀了理髮課程,剛剛出來社會工作,只做最低下的「洗頭仔」。 過了兩年,才有機會執髮剪,再過多兩年,才真真正正自己為客人剪髮。 捱了數年,便在富多來租了一個百多尺的單位,自己做老闆。 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 三張理髮椅,加一張洗髮椅,還有一台電髮機器,可是有點凌亂……開業初時,很不容易。 附近的理髮店見又多一間來「爭食」,僧多粥少,所以便找人騷擾阿朗。有數次還被人惡意剪去水電,結果驚動警察。 現在,好多了,阿朗在認識了其他店內的理髮師,他們有時也會為阿朗說好話,生意總數穩定了下來。

自己生意,當然很著緊吧。 因為資金不足,所以洗頭、倒垃圾也是自己包辦。除了髮型的技術,其他的服務也是關鍵。不要讓客人等太久、洗頭外,還要按摩一下、八卦雜誌要新要多等等。 開業時客人不多,但漸漸經過客人的介紹,阿朗的客人多了,逢星期五六他要做至凌晨兩時。 雖然辛苦,但他很開心,因為每件作品他都很滿意。 其實阿彤也是經朋友介紹才會光顧阿朗,對於這些小妹妹,阿朗當然有辦法。 只是讚她可愛、頭髮很美,自然她就會介紹更多朋友過來。 圓滑,是阿朗在社會上學回來的,骨氣總是碰釘……

阿菁特登請了病假,星期二的早上去找阿朗剪髮。 這時只有阿菁一位客人,阿朗可以慢慢地栽培這新客人。 客人多的時候,阿朗會開電視;人少的時候,他會選擇播音樂。 不是流行曲,而是一些古典純音樂。 剪髮算是一門藝術,心需要平靜,作品才會出眾。 雖然阿菁出門時已經洗了髮,但行過來富多來的途中,她已出了一身汗,所以只好再洗。 阿朗的洗頭,按摩技術也很好,很多客人在洗頭時也會睡著。 阿菁也不例外,在音樂下,在水聲下,她睡得很甜。

當她醒來的時候,聽到的不再是水聲,而是髮剪的霍霍聲。 望望鏡子,為何頭髮變長了? 還以為自己未清醒,再看看,真的長了! 而且為何自己化了妝? 為何手腳被綑綁著? 她驚叫著。

阿朗停下來,靠近她的身子,望著鏡中的她說:「第一眼看見你,便覺得你很像我死去的女朋友。 現在化了妝,有九成相似。 還有,她的頭髮和你一樣,黑得來又有光澤,不過,她的頭髮比你長得多。 我已經幫你駁了髮……阿晴你回來了嗎?」

「阿晴?」

「你看看,這就是阿晴!」 阿朗在口袋裡拿出阿晴的照片。 驟眼來說,真的一模一樣。

「不,不,還欠差一點。 阿晴生前很喜歡塗橙紅色的口唇!」 阿朗發瘋似的,不斷翻出抽屜,找那橙紅色的口唇膏。

阿菁見狀,當然要把握時機逃脫,可是手腳被綁,難以掙扎。 她情急之下,雙腳一踭,踭到鏡上,但自己也失去重心,連人帶椅向後跌下……

阿菁兩天都沒有回家,校方和家人很擔心。 經校方一查,阿彤說她應該去了富來多商場找阿朗剪髮。 班主任和阿菁的父母立即前往。 在阿朗的理髮店內真的找到阿菁。 但他判若兩人,化了妝,塗了橙紅的口唇,還有長長直直的頭髮,一點也不像平時的阿菁。 她正在在阿朗的理髮店工作,幫人洗頭。

母親最先入店,並罵她這個不肖女,一個兒跑來剪髮又不回家。 現在不上學卻在這簡陋的理髮店內工作。 阿菁反問她是哪一位,是否找錯人,她並不認識這三人。 阿朗拖著阿菁的手說: 「這是我女友阿晴,不是你們口中所說的阿菁! 不要阻我們做生意!」

那明明是阿菁,為何她會認不到父母和班主任呢? 最後校方決定報警。 店內,找到阿菁的銀包和梳。 即表示阿菁曾經來過這裡。 另外,阿晴經警方審問,她除了外表和阿菁相似,其他的,和阿朗形容的一樣,是他的女友,一起在旺角居住了七年。 不過,警方向阿朗的朋友問起阿晴,他們說阿晴早在四年前已死了。

阿晴是阿朗在做洗頭仔時認識的女孩,阿晴小時,父母離異,很早便出來工作。 認識了阿朗後,便一起了。 她知道阿朗想做理髮師,所以經常自願地做實驗品,任由阿朗拿自己的頭髮來試。 電,染,駁,洗,剪,吹等等,阿朗有這麼好的技術,絕大部份都是因為阿晴。 因為作為一個女朋友,最開心莫過於此,可以這樣切實地幫助男友。 可是,天意弄人,阿晴患了癌症,需要做化療。 頭髮漸漸地脫下。 她不能再像以前一樣被阿朗磨練技術。 當然阿朗並沒有怪她,只要她能痊癒,頭髮已不是重點。 不過,阿晴不是這樣想,她為了不再脫髮,便不去做化療,還騙阿朗這是因為她頭髮健康,所以沒有再脫下去。

那天,阿晴要求阿朗為她剪髮。 雖然阿朗很不願意,但最後都拿起髮剪。 阿朗很專心地剪,直到最後的一下,阿晴的頭突然墜下,鼻孔不斷流血……

有位資深的警探知道她可能是被上身,所以介紹位高人給他們,叫高人驅走阿晴,件事才告一段落。

Share

相關筆記: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寫回應

回應欄

[非面書留名回應] 請填寫你願意提供的個人資料及回應。

你的回應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