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Group —– 溫習小組

一個溫故知新、實驗野心、發揮創意的園地
~短篇~

香水 (3) – 香煙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大C

一個鍾意寫東寫西的IT仔
鍾意去旅行,但卻唔多Plan旅行...
鍾意參與朋友活動,但卻唔多主動攪活動...
鐘意打機睇動漫,但卻唔多有時間...

Latest posts by 大C (see all)

香睡

上回講到…阿禾一覺睡了三天三夜…

———————————–

睡…每人每天都要分配一定時間給這項活動,可能十小時、可能十分鐘,但一睡便是三天三夜,實在令人難以至信,怎想也想不通,大概只是個幻覺吧? 我又不是患上了罕見的「睡美人症」,我又不是美人…大概不會吧…

「喂,要起床了,還沒睡夠嗎? 七點半了,你還要睡多久?」 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一把彷彿無時無刻都在我耳邊說話的聲音。

「喂! 聽到沒有! 表現出一點決心好嗎? 每天都賴床賴到快遲到,你就不可以拿出一點鬥志,現在就起床嗎?」 喋喋不休的話語說個不停,還使出激將法,但我真的還想再多睡一會兒呢…

「喂,要起床了,還沒睡夠嗎? 七點半了,你還要睡多久? 喂! 聽到沒有! 表現出一點決心好嗎? 每天都賴床賴到快遲到了,你就不可以拿出一點鬥志,現在就起床嗎?」 平靜約三秒後,他重複了一次剛才的對白…嗯? 真奇怪呢…別騷擾我可以嗎…? 我之所以搬出來一個人住就是為了避免每天早上都被家人的談話聲嘈醒啊…

「喂,要起床了,還沒睡夠嗎? 七點半了,你還要睡多久? 喂! 聽到沒…」

「夠了!! 你說夠了沒有!!」 真煩呢…一怒之下,真的氣得我整個人彈起,破口大罵。

不過…

「…好嗎? 每天都賴床賴到快遲到了,你就不可以拿出一點鬥志,現…」 這…

「嘟。」 聲音消失了,雖然還是半夢半醒,但我一發現想起聲音的來源,便馬上令它消失了,很利害吧? 嘿…

天呀! 我居然真的被自己激了起床,這是我在兩星期前想到的起床妙計。因為每天都因賴床以至遲到,雖然每天都自責不已,但卻又繼續每天都賴床難起,自責過後,晚上又被睡魔征服。這個自己叫起床的方法! 效果還真不錯呢,起碼在完全習慣這個電話鬧鐘聲之前還是有效的…

醒了,馬上看看手機螢幕,這一刻想看的不是時間,而是更重要的 – 今天的日期,「三月二十一日,星期三」,太好了…我只睡了一晚,感謝上蒼!

為確保我沒有弄錯日期,並確保我只是睡了一晚、不是三天三夜。我打了通電話給君子樂,要求他告訴我昨天見過我,並且確認今天是星期三。雖然一大早打電話嘈醒他令他有點不悅,但他也迷迷糊糊地答了我這兩個莫名奇妙的問題,然後罵了我一句便結束了通話。

之前一口氣睡了三天三夜的迷還沒解開,但我慶幸,慶幸我沒有再次長眠,或像發哥那樣一睡不醒。慶幸歸慶幸,但跟預期一樣,陳總一大早便把我召入辦公室,問我連續兩天沒上班的原因,我如實稟報,換來一連串追問。追問的不是長眠的原因,追問的是他腦海中的真相。懷疑我去見其他工作、懷疑我忽然出外旅遊、懷疑我沉迷電玩,就是不相信我一連睡了三天。對此,我也不想多作解釋,與其跟他耗費時間,不如早點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追回落後的進度。

還好睡了三天並沒有產生甚麼腦細胞死亡或肌肉萎縮之類的負作用,看來也沒有影響我的智商,工作上還是應付得過去。缺席的這兩天,大多同事都沒注意到我的缺席,注意到的當然會有不同猜測,甚至有人覺得我可能跟發哥一樣不會再出現。今天真相大白,聽了我缺席的理由,大多人都一笑置之,不難理解,因為大家都應該不會相信這種荒謬之事,又或者相比起我平安上班,他們更期待我無故失蹤,好讓他們茶餘飯後有多一個話題。

雖然今天滿腦子疑問,但還是留了一小片空間給香水。所以下班後的第一件事,便是準時趕往巴士站。此刻心中對於長眠的疑慮已經一文不值,因為我很快就可以再遇香水女神,一想起那熱褲…不對!不是這樣的!我不是那種人! 應該是一想起那香氣、那不時在腦海中重溫的甜美笑容,實在讓我無法不期待。為免香水找不到我,或者旁邊的位置被其他人佔據,我冒著被人用手機拍下然後上載到網上的風險,很厚臉皮地用背包霸著旁邊的位置,然後裝睡。巴士一站、一站地停,乘客一站、一站地增加,而我的心也隨著一站一站加快、隨著一人一人慌張,一方面是對於見面的期待、另一方面是怕有人要我把座位讓出來。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小別勝新婚,相信這兩天沒等到我下班,香水應該很擔心我吧…? 嗯…雖然這種不可能發生的幻想太毒了,但我卻沒法不對此萬分期待。終於,浸大站到了,正當我猶豫著要不要看看香水有否站在下方時,乘客已經開始上車。猶豫了一下,錯過了兩三個人頭,而放眼望去…餘下的卻沒有一個是她。

「請問…可以把座位讓給我嗎?」 後方忽然傳來一把甜美的聲音。心頭一震,伴隨著一滴汗由額角慢慢流下,香水雖然只跟我說過一句話,但我又怎可能會忘記她的聲音呢? 此時我應該有型地轉過頭去說一句「沒問題! 這就是為你留著的!」嗎?

多想無益,我快速轉過身,帶的一彎親切的微笑,四十五度向上望去。「沒問題…這…」這句說話我實在說不完,天啊!! 眼前景象實在令人受不了。她同樣帶著淺淺的微笑,期待著我把話說完,但視覺上的刺激實在令我無法完全預定的對白,因為眼前這個穿著一條小短褲、小背心的女生,實在肥得不像話!! 天啊!! 只聽過一次的聲音又怎可能馬上記得呢? 一時的失誤與衝動,我把辛苦守護多時的鄰座拱手讓給一座由各衣物開口處噴出肥肉的山。山坐下來,不是傳來淡淡的香水味,而是陣陣的「運動氣息」。雖然山沒有叫我睡覺,但山的一句「謝謝喔,你這人真好…」,卻令我不得不馬上裝睡。我不是歧視山,但這一刻的打擊實在太大,比起高考放榜時發現英文肥了的打擊更大,大得我合起雙眼時發現那震撼的影像還是烙印在眼角膜上,無法撕去。被下了烙印的眼睛,分泌出少量淚水,減輕了一點點痛楚。

我不敢醒來,因為我實在不在不想面對身旁那座山,直到山隨的輕輕的一聲「唉!」下車去,我才有張開眼的勇去。那一聲「唉!」還是頗好聽的,這證明起初讓我作出那錯誤反應的並不是幻聽,但一聯想到這由山頭發出,便是另一回事。

餘下的車程,我的思緒終於回到現實世界,鄰座的新乘客是誰,我沒興趣,因為聞不到淡淡的香味。到底香水前幾次的出現只是巧合,還是真的特別對我有意呢? 這個謎底要切揭開並不難,但首先要先與她再一次相遇。今天香水沒有出現,是以為我不再搭這班車而沒等我? 剛好今天有其他事忙、沒在此上車? 還是她根本從來沒在乎過我存不存在呢? 我們還有機會再見嗎? 還可以聽到她的聲音嗎? 還可以聞到那特別的香氣嗎? 還可以對她有期待嗎…?

一邊想著無數的問題,一邊看著窗外各式各樣的人、事、物。

中環,香港的高級商廈區,這時候很多辦公室打扮的人來去匆匆,下班的下班、回家的回家,有人急步趕路、有人卻慢下來停在垃圾桶旁邊抽煙,也叫「打邊爐」。稱之為打邊爐,便知道不會只有一個人,由於現在大多室內場所都禁煙了,煙民只好移師到街上。雖然看著幾個西裝骨骨的男士圍著垃圾吸煙的感覺很差,但看多了便習慣了。今天的街上也是一樣,每經一段路,便會看到類似景象,有些甚至有女的煙友一同開餐,剛剛有個看下去還跟香水很神似。但再神似也沒有用,在我的計算機裡,吸煙就是清除鍵,無論之前的分數是多少,只要吸煙的,馬上歸零。

嗯?!! 剛剛?? 剛剛那個?! 我忽然著了魔似的,炮彈一樣地彈起,按下附近的下車鐘,車一到站,人一到地,我便頭也不回地往後跑,想像自己像成龍一樣自如地穿插於人群之中,來到剛剛那個垃圾桶。雖然只是短短三個街口,但已經足夠讓我汗流浹背、氣喘如牛。但此時的垃圾桶旁只剩下一位一面驚訝的西裝男…

「你…沒事吧?」 西裝男雙指夾著口邊的煙,微微發斗,大概是因為我的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喘氣吧。

「剛…呼..呼…剛才那個…」 長期坐在電腦前,忽然這樣跑起來真的有點吃力,我手指著垃圾桶旁邊,向西裝男吐出了這幾個字。

「喔?! 那個美女嗎? 剛走了,怎麼了? 她欠你錢?」 西裝男知道我不是找他麻煩的,便慢慢鎮定下來。

「嗯…不是! 只是想找他問點事情,她往哪走了?」 這時候的劇情當然是 – 我向著她離開的方向狂奔,然後在某自動售賣機旁相遇。

「沒留意呢,不好意思。」 西裝男丟下還有些微火光的煙頭,離開了。

……

呆了半晌,失望的情緒湧上心頭,雖然我不希望發現香水原來是個煙民,但忽然覺得她是特別得存在,她有特權。雖然只是見過一次面,但可能這就是一見鍾情吧。雖然這些思想還是很毒,但我卻控制不了。

失去方向,游走在中環街頭,期待於某街角相遇。但世事總是不如人意,越是想遇見,越是不如願。與無數路人擦肩而過,走著走著,回到西環家中,插上電話充電後,大字型躺在床上,終於,真正應該想的問題浮現出來了。今晚吃甚麼? 隨便吧…。但為什麼…我會一口氣睡了三天? 唉…我哪知道呢…

算了,小睡片刻,吃個晚飯,然後再找君子樂分析分析這事情吧…

Share

相關筆記:

由 大C 寫在[短篇]筆記本內 | 寫回應
標籤: , ,

回應欄

[非面書留名回應] 請填寫你願意提供的個人資料及回應。

你的回應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