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Group —– 溫習小組

一個溫故知新、實驗野心、發揮創意的園地
~短篇~

雪球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大C

一個鍾意寫東寫西的IT仔
鍾意去旅行,但卻唔多Plan旅行...
鍾意參與朋友活動,但卻唔多主動攪活動...
鐘意打機睇動漫,但卻唔多有時間...

Latest posts by 大C (see all)

「應你家人的要求,這次給你一個較嚴重的懲罰! 記你一個小過,以後做事之前要三思而後行,不要再犯這種錯了! 懂嗎?」 聽著訓導老師的說話,天仔低著頭,默默接過學生手冊,心中懊悔不已。

五天前,一個普通的星期六。

剛步入青春期的天仔是一位中一學生,對一個中一學生而言,星期六可以幹什麼呢? 可以到朋友家中玩,可以留在家裡溫習、看漫畫、打電玩,還可以到學校補課……。

天仔正正是最不幸的一群,由於他就讀中文學校,而校方怕學生的英語跟不上普遍水準,於是特別在星期六設立了一個「英語加強班」,所有中一新生必須參與。「英語加強班」能否真正加強學生的英語? 沒有人可以肯定。但很多同學討厭「英語加強班」,那是可以肯定的。天仔雖然不是很討厭加強班,但也不太喜歡。

這天中午十二點三十分,當天仔正要出門時,收到一通電話。

電話裡的是小明 – 天仔小學時的好朋友。

「來我家玩吧!! 我買了新的電腦遊戲!! 還有新玩具呢!! 快來一起玩!!」 小明二話不說,一開口就興奮地邀請天仔去他家裡玩。

「對不起,我要上學呢,學校有補課…」 向來善良正直的天仔當然不會如此容易被誘惑,一口就打算把小明的好意拒絕掉。

「不會吧,居然要補課? 我的中學也不用呢,你很喜歡那補課嗎? 」 小明認真地問起這問題。

「那補課很悶啦…我也不太喜歡。」 對於認真的問題,天仔認真地回答了。

「不喜歡就不要去啦!!! 你好久沒有來我家玩了!!! 補課的事,少去一次死不了的!!」 沒想到天仔那認真的回答竟成了小明最有力的武器,一箭射進天仔的內心。

「也是呢…不過…」 雖然天仔經已被動搖了,但卻努力想保護自己應有的堅持。

可惜,新遊戲跟新玩具的吸引力遠大於甚麼甚麼加強班。兩分鐘的通話後,天仔只是拋下一句:「媽,我去補課了。」 就連忙趕到小明家裡去。

新遊戲、新玩具,還有好朋友。一次就滿足了天仔三個願望,那當然是甚麼甚麼班一點也比不上的。到了差不多下課的時間,天仔依依不捨地回家去,一路上回味着與好友玩樂的片段,心情還是很愉快。

但當天仔踏進家門,那一刻,卻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反差,天仔的爺爺正嚴肅地看著剛進家門的天仔,眼中帶有一點怒火。

「你,去哪了?」 爺爺簡潔而嚴肅地拋出了問題。

天仔眼見氣氛不妙,知道說出事實肯定要捱打捱罵,於是只好如實說出:「今天有英語加強班呀…」。

或許是看到天仔眼神閃縮,爺爺又問:「那麼你有去上加強班嗎?」

為免受皮肉之苦,天仔只好硬著頭皮、強裝鎮定地說:「有呀,所以現在才回來呀。」

「是嗎? 剛才我們收到一個電話,打來的人說自己是加強班的老師,他說是你沒去上課呢!」 爺爺表情沒變,但眼中那點火好像更旺盛了一點。

「甚麼?」 當然這是天仔內心的第一個反應,爺爺這句說話可真非同小可,對於一般中一生肯定不知如何應對,天仔應該比一般中一生機智一點吧,因為他只用了短短數秒,便想出了回應:「那…那可能是同學的惡作劇啦…現在的同學很壞的,總喜歡惡作劇。」

「那是甚麼同學?」 爺爺追問。

「我怎會知道,又不是我聽電話。」 天仔速答。

沉默。

也許爺爺沒想到天仔可以編出這種可笑的理由,也許爺爺真的相信天仔的解釋。結果接下來的周日,天仔在不安中渡過了。

星期一,普通的一天,有點不安,卻很普通地過了。

星期二,早會後,天仔卻與另外數名同學被點名留在操場上了。

「你們,為什麼星期六要逃課?」 訓導主任站在兩名訓導老師中間,嚴厲地問了一條天仔最不想聽到的問題。

「我跟家人去旅行了…」
「我那天不舒服…」
「我…我…老師…對不起…我睡晚了。」
「我忘記了…」

聽著旁邊同學的理由,天仔不禁冷汗直冒,因為自己的理由實在太不能接受了,怎能告訴老師自己逃課後去了朋友家玩呢? 又一次,危機激發了天仔的小宇宙,他再次想出絕妙的應答:「我有家人病了,所以我留在家裡照顧他。」

「嗯…把你們的學生手冊交出來吧,然後回課室去上課吧。」 聽完解釋,訓導主任沒多說甚麼,也沒甚麼特別表示,便讓同學們離開了。

天仔頓時鬆一口氣,總算捱過了,最多被記一個負積點,或是被記一個缺點吧…應該不會有事的。

雖然驚險,但這天回家的路上,心情反而輕鬆了一點。

可是一回到家,一踏進家門,卻傳來了一陣比周六下午更可怕的感覺。天仔的爺爺站在門口附近,媽媽有點擔心地站在爺爺後方不遠處。

「給我說實話!! 星期六到哪去了!!」 爺爺厲聲發問,短短十多字,經已口沫橫飛。

這一嚇可不小呢…但天仔卻還沒完全退卻,口中強行擠出五個字:「上加強班呀…」。

「那你告訴我! 今天又一次打電話來說你周六逃課的是誰?!」 爺爺越問越憤怒。

天仔仔細一看,爺爺斗震的手中還拿著一條騰條。這一刻,雖然有點難以掩飾,但為免受皮肉之苦,值得一搏!

「那同學又打來了?!! 真可惡!! 我明天一定罵他,叫他不要再惡作劇了…」

謊言

就像小雪球,放下了,滾動起來,越滾越大…你以為可以好好控制的,但一不小心遇上斜坡,他可以變到大得你不能承受。

其實天仔的家人早在天仔開始滾小雪球的時候,已經看到遠處的小斜坡。但他們決定不提醒天仔,要讓他親身感受一下滾雪球的危險,這次讓他滾出一個小過,總比讓他長大後滾出個大禍來得好。因此他們並沒有為天仔向學校求情,反而要求學校給予天仔較重的懲罰。別人計缺點? 那就給他一個小過吧!

接過學生手冊,看著被記過的原因,天仔後悔不已。

Share

相關筆記:

由 大C 寫在[短篇]筆記本內 | 寫回應
標籤: , ,

回應欄

[非面書留名回應] 請填寫你願意提供的個人資料及回應。

你的回應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