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Group —– 溫習小組

一個溫故知新、實驗野心、發揮創意的園地
力王 ~踩過界~

長生大押-下2 <完>

「不好意思,家徒四壁……陳伯,請坐」 兆強拍拍摺椅上的灰塵。

「咳……咳……我今天是為了上次那件事而來的。」陳伯開口便表明來意。

「陳伯,你也知道我現在的處境。很感謝你一直幫我,我實在對你有太多虧欠。到了最後,你也特意幫我,我真的是沒齒難忘……今天,既然你來到,我想在此向你老人家敬茶,以表謝意。」 兆強字字發自內心,激動之情湧上心頭。

兆強拿起桌上的茶杯,雙腳脆地,雙手舉向陳白。陳伯喝了兩口,茶是凍,心是暖。嘆著氣,點點頭說:「我想清楚了。我暫時先借一架的士給你吧。當你有錢的時候,才連本帶利把錢給我。」

「不!不行!這跟送就沒分別!」兆強很抗拒。
「很不同呢!你有錢了,必需還給我!老實說,我的子女在加拿大也賺到錢,再加上我其他的資產,餘下的日子也不成問題。我希望在我離開香港之前,能做多少善事吧!」 陳伯語重深長地說著。
「但……我也不能白白的拿去……」
「不是說了吧!有朝一日,你有了錢,便連本帶利還給我吧!不說了,不說了!我還是去律師樓做手續!我走了,不用送!」

「不過……」

「別再囉唆了!我也決定這樣!你是孝順的話,便照我說話做吧!」

淚水開始凝聚在眼眶內,兆強一直低頭說謝謝。陳伯的身影漸漸消失於眼前。

在別人眼中,這架的士是屬於兆強的。兆強自己做早更,夜更出租給別人。這樣比平時多賺一倍錢,生活好了過來。至於美鳳呢?她的新工作是秘書,在上市集團裡工作。當然不是擔任主席的秘書,是其中一個部門主任的秘書,其實也不俗!

她和同事夾得來,經理也很信任她。在這個愉快的環境中,美鳳很快便能適應下來,而且工作愈來愈順暢,愈來愈得心應手。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1)
力王 ~踩過界~

長生大押(中)

當鋪,並不是中國特有的行業,西方歷史也曾經有當鋪的記載。金錢並不是人們唯一的儲備,很多東西都可以成為寶貴的資產。香港開埠初期,生活比較貧窮,九年免費教育還未實行。各家長都為學費和書簿費索思量,所以每到八月尾九月初,各家各戶紛紛到當鋪。而他們最經常典當的,就是棉襖。一: 能夠典得好價錢;二:夏天不需要用。到了冬天,才連本帶利,贖回棉襖。可見,當鋪的出現,為百姓生活帶來方便。

深水埗區,食肆林立,選擇很多,只因為這一帶有很多不同族裔的人居住。這一刻的兆強,但求飽肚,隨便找一間麵家。

兆強還未坐下,已經點了雲吞麵加底,這是最穩妥的一款,怎樣也不會太過難嚥。他也明白,吃飽才有力氣。大大碗,熱驣驣的雲吞麵很快送上。兆強狼吞虎嚥,越吃越熱,縱管臉上的汗珠如黃豆般滴下,他也懶理。

思考和活動都是由腦去控制。而思考的事和身體所做的,亦可以不同。特別是簡單和習慣的動作,就好像抄書一樣,大腦控制眼和手抄寫,同時間,你可以想著昨天卡通片的情節。進食也是,人天生便懂得用口進食,與生俱來的,不用教也懂。所以進食的時候,你想著其他東西也沒有問題。當然,也要看看各方面因素,有些人專注力特強,當他集中精神去思考,他動作便會變得緩慢,甚至靜止。但思考和動作是可以訓練的,所以有些人可以一心多用。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1)
力王 ~踩過界~

長生大押(上)

「美鳳,不用擔心! 醫療費用我會想辦法解決,你先休息一下吧!」

「五萬元,你哪有這麼多錢!」

「總之我會想辦法! 你不用操心!」

「不,不要呀! 這是你母親給你的遺物,不要呀!」

「你不用理!」

兆強頭也不回,飛奔出去了……

兆強自小便沒有父親,和母親相依為命。他很孝順,和母親的關係也很好。他母親是個清潔工,收入微薄。要早晚工作,才能維持兩母子日常生活所需。兆強不忍看見母親這麼辛勞,在母親堅決的反對下,中三便毅然輟學。缺乏學歷和經歷的兆強,最初只做低下的工作,茶餐廳,速遞公司,跟車送貨,通通都做過。最後,他考了的士牌,做日更。兆強為人正直,不做八折,不做泥的。所以賺錢也不多。可是,他們生活也有所改善,他母親也有多點時間休息。可惜三年前,母親患子宮頸癌,發現的時候,己是末期,不出半年便離開了。

美鳳和兆強是在同一條村長大的,他們住在藍田麗港城旁的茶果嶺村。美鳳的身世坎坷得很 她自小遭父母拋棄,寄人籬下,受盡冷言冷語。但她並沒有因此而自暴自棄。中七畢業後,雖然沒有錢讀大學,但也努力工作,努力儲錢,希望將來能繼續升學,提升自我競爭力。可惜,因為過份勞碌,忽略了個人健康。長期食無定時,甚至太忙而沒有進食,導致胃部收縮,令消化功能減退,食物營養難以吸收,身子一日一日地轉壞。

兆強頸項上掛著一尊由紅繩穿著的玉菩薩。背後雕了一個「善」字,手工精細得很。這是當年母親的嫁妝,現在成了遺物。由兆強出生,它一直伴陪左右,現在母親離開了,兆強更為珍惜,深信母親的靈魂寄存在玉菩薩內,守護自己。不論生活上有多大的困難,他只要望望它,摸摸它。調整心情後,便再想想辦法,樂觀地面對逆境。

這一刻,他又再摸摸玉菩薩,摸摸母親的臉龐。這次有點不同。這次他是將玉菩薩除下來。他心想,這次是為救人,相信母親和菩薩都會認同我這樣做的。每遇挫折,兆強都能咬緊牙關地闖過,他真的捨不得,但他現正身處深水埗通州街的玉器市場。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3)
力王 ~隨感。隨意。隨筆~

送我一個家

昨天有空, 看過一本雜誌的介紹, 心血來潮, 決定去茶果嶺兜兜吧!還有鯉魚門, 身為 香港人, 未去過食海鮮, 也得去逛逛看!

先從油塘地鐵站出發, 15分鐘內可到達. 去過西貢的海鮮街, 去過長洲的海鮮街, 鯉魚街的海鮮街, 特別懷舊. 這裡很少華麗 裝璜的酒家, 有的只是普通屋村式, 甚至是飯店式的海鮮酒家. 而且, 整個格局像街 市, 不過, 全是經營海鮮.

既然是遊客區, 當然少不了一些特色食品, 蛋卷, 合桃酥, 草餅等. 越走越入, 見到三家村了. 很多平房, 很舊, 很殘舊…比起長洲的屋, 還是矮, 像是 南丫島上, 山坡裡的平房, 很悠久的歷史.一路走著,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隨感。隨意。隨筆]筆記本內 | 回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