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Group —– 溫習小組

一個溫故知新、實驗野心、發揮創意的園地
力王 ~踩過界~

長生大押-下2 <完>

「不好意思,家徒四壁……陳伯,請坐」 兆強拍拍摺椅上的灰塵。

「咳……咳……我今天是為了上次那件事而來的。」陳伯開口便表明來意。

「陳伯,你也知道我現在的處境。很感謝你一直幫我,我實在對你有太多虧欠。到了最後,你也特意幫我,我真的是沒齒難忘……今天,既然你來到,我想在此向你老人家敬茶,以表謝意。」 兆強字字發自內心,激動之情湧上心頭。

兆強拿起桌上的茶杯,雙腳脆地,雙手舉向陳白。陳伯喝了兩口,茶是凍,心是暖。嘆著氣,點點頭說:「我想清楚了。我暫時先借一架的士給你吧。當你有錢的時候,才連本帶利把錢給我。」

「不!不行!這跟送就沒分別!」兆強很抗拒。
「很不同呢!你有錢了,必需還給我!老實說,我的子女在加拿大也賺到錢,再加上我其他的資產,餘下的日子也不成問題。我希望在我離開香港之前,能做多少善事吧!」 陳伯語重深長地說著。
「但……我也不能白白的拿去……」
「不是說了吧!有朝一日,你有了錢,便連本帶利還給我吧!不說了,不說了!我還是去律師樓做手續!我走了,不用送!」

「不過……」

「別再囉唆了!我也決定這樣!你是孝順的話,便照我說話做吧!」

淚水開始凝聚在眼眶內,兆強一直低頭說謝謝。陳伯的身影漸漸消失於眼前。

在別人眼中,這架的士是屬於兆強的。兆強自己做早更,夜更出租給別人。這樣比平時多賺一倍錢,生活好了過來。至於美鳳呢?她的新工作是秘書,在上市集團裡工作。當然不是擔任主席的秘書,是其中一個部門主任的秘書,其實也不俗!

她和同事夾得來,經理也很信任她。在這個愉快的環境中,美鳳很快便能適應下來,而且工作愈來愈順暢,愈來愈得心應手。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1)
力王 ~踩過界~

長生大押(下1)

人始終需要面對現實,愛情是不能夠填飽腹子的。

由入院至出院,足足有兩個月之久。美鳳剛剛病癒,理應要好好調理身子。即使沒錢買人參花膠,至少也多多休息吧。但美鳳聽同事說,公司對她有點微言。她害怕公司會借機解僱她,所以她出院第三天,便上班。

真的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美鳳上班一星期後,公司便裁員,她是當中一位。比起美鳳,必定有人比她更慘,但她的而且確很可憐吧。美鳳當然沒有自我放棄,更加積極找工作,並希望在兩星期內找到。兆強得知這消息後,每天買三份報紙,如果遇上西裝骨骨的乘客,也會厚著面皮問問。有些投契的乘客會遞上卡片,叫兆強的朋友寄求職信來試試。一個月後,美鳳總算找到綠洲了。

為了慶祝找到新工作,他們二人出外吃飯。不懂浪漫的兆強提議去九龍灣啟業邨的大排檔吃小菜,當然美鳳也舉腳贊成,反正大家在寮屋村長大,大排檔的環境,緊密的格局,嘈吵的氣氛,濃濃的人情,顯然是屬於他們的。滿足的,不只是肚子,他們又在一起闖過了難關。當晚,他們談話比平常少,但面上掛著的笑容卻是一致的。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1)
力王 ~踩過界~

長生大押(中)

當鋪,並不是中國特有的行業,西方歷史也曾經有當鋪的記載。金錢並不是人們唯一的儲備,很多東西都可以成為寶貴的資產。香港開埠初期,生活比較貧窮,九年免費教育還未實行。各家長都為學費和書簿費索思量,所以每到八月尾九月初,各家各戶紛紛到當鋪。而他們最經常典當的,就是棉襖。一: 能夠典得好價錢;二:夏天不需要用。到了冬天,才連本帶利,贖回棉襖。可見,當鋪的出現,為百姓生活帶來方便。

深水埗區,食肆林立,選擇很多,只因為這一帶有很多不同族裔的人居住。這一刻的兆強,但求飽肚,隨便找一間麵家。

兆強還未坐下,已經點了雲吞麵加底,這是最穩妥的一款,怎樣也不會太過難嚥。他也明白,吃飽才有力氣。大大碗,熱驣驣的雲吞麵很快送上。兆強狼吞虎嚥,越吃越熱,縱管臉上的汗珠如黃豆般滴下,他也懶理。

思考和活動都是由腦去控制。而思考的事和身體所做的,亦可以不同。特別是簡單和習慣的動作,就好像抄書一樣,大腦控制眼和手抄寫,同時間,你可以想著昨天卡通片的情節。進食也是,人天生便懂得用口進食,與生俱來的,不用教也懂。所以進食的時候,你想著其他東西也沒有問題。當然,也要看看各方面因素,有些人專注力特強,當他集中精神去思考,他動作便會變得緩慢,甚至靜止。但思考和動作是可以訓練的,所以有些人可以一心多用。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1)
力王 ~踩過界~

長生大押(上)

「美鳳,不用擔心! 醫療費用我會想辦法解決,你先休息一下吧!」

「五萬元,你哪有這麼多錢!」

「總之我會想辦法! 你不用操心!」

「不,不要呀! 這是你母親給你的遺物,不要呀!」

「你不用理!」

兆強頭也不回,飛奔出去了……

兆強自小便沒有父親,和母親相依為命。他很孝順,和母親的關係也很好。他母親是個清潔工,收入微薄。要早晚工作,才能維持兩母子日常生活所需。兆強不忍看見母親這麼辛勞,在母親堅決的反對下,中三便毅然輟學。缺乏學歷和經歷的兆強,最初只做低下的工作,茶餐廳,速遞公司,跟車送貨,通通都做過。最後,他考了的士牌,做日更。兆強為人正直,不做八折,不做泥的。所以賺錢也不多。可是,他們生活也有所改善,他母親也有多點時間休息。可惜三年前,母親患子宮頸癌,發現的時候,己是末期,不出半年便離開了。

美鳳和兆強是在同一條村長大的,他們住在藍田麗港城旁的茶果嶺村。美鳳的身世坎坷得很 她自小遭父母拋棄,寄人籬下,受盡冷言冷語。但她並沒有因此而自暴自棄。中七畢業後,雖然沒有錢讀大學,但也努力工作,努力儲錢,希望將來能繼續升學,提升自我競爭力。可惜,因為過份勞碌,忽略了個人健康。長期食無定時,甚至太忙而沒有進食,導致胃部收縮,令消化功能減退,食物營養難以吸收,身子一日一日地轉壞。

兆強頸項上掛著一尊由紅繩穿著的玉菩薩。背後雕了一個「善」字,手工精細得很。這是當年母親的嫁妝,現在成了遺物。由兆強出生,它一直伴陪左右,現在母親離開了,兆強更為珍惜,深信母親的靈魂寄存在玉菩薩內,守護自己。不論生活上有多大的困難,他只要望望它,摸摸它。調整心情後,便再想想辦法,樂觀地面對逆境。

這一刻,他又再摸摸玉菩薩,摸摸母親的臉龐。這次有點不同。這次他是將玉菩薩除下來。他心想,這次是為救人,相信母親和菩薩都會認同我這樣做的。每遇挫折,兆強都能咬緊牙關地闖過,他真的捨不得,但他現正身處深水埗通州街的玉器市場。

[翻閱全文…]

由 力王 寫在[踩過界]筆記本內 | 回應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