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Group —– 溫習小組

一個溫故知新、實驗野心、發揮創意的園地

筆記本 - 電視

高達 ~電視~

《權力遊戲》第五季

11025934_10152775319897734_1076365984417803312_n我錯了,《權力遊戲》第五季開播時說過:

「提利昂有無咁快見到龍…」

但第五季播映到現在(第9集),提利昂不但遇見了「龍」,更成為了「龍后」丹妮利絲的助手。

對包括我在內的《冰與火之歌》小說讀者來說,第五季可說是驚喜處處。因為電視版的劇情已經開始大幅偏離小說,除了主要情節(如史坦尼斯與波頓家的一戰、艾莉婭加入無面者等)仍然一致外,大量次要和對主線發展推動不大的情節和角色都被刪去。例如在小說中,提利昂被送到東方大陸,在不同的自由貿易城邦之間流浪。整部第五集都在流浪,卻連龍后的背影也未見到。

[翻閱全文…]

由 高達 寫在[電視]筆記本內 | 寫回應
高達 ~電視~

《綠箭俠》(Arrow)

把超級英雄漫畫改篇成電影近年已經成為一種「瘋」氣,同時,把超級英雄漫畫改篇成電視劇的潮流亦漸漸興起。雖然新版《神奇女俠》(Wonder Woman) 胎死腹中,但講述復仇者聯盟中的神盾局 (S.H.I.E.L.D) 的電視劇已經開拍,亦有傳變形俠醫 (The Hulk) 的續集有望在「公仔箱」出現,甚至還未計算評價甚佳,剛播完第一季的《綠箭俠》(Arrow)。

g9fwbr

[翻閱全文…]

由 高達 寫在[電視]筆記本內 | 寫回應
大C ~電視~

喪屍連續劇 – The Walking Dead

喪屍電影看得多,喪屍遊戲也玩得多,喪屍漫畫沒看過,喪屍連續劇還是第一次看。

電影節奏快,主角總是像超人。

遊戲賣的是緊張刺激,恐怖懸疑。

漫畫…沒看過,不作評論。

The Walking Dead,由漫畫改編,主角是個警察,由於與賊人搏火時受傷,長期昏迷。一醒來,小鎮已經變成喪屍城。他沒有特殊能力,只有一點 [翻閱全文…]

由 大C 寫在[電視]筆記本內 | 寫回應
大C ~電視~

Chuck – 被河蟹吃了一集的特工劇

最近在PPS上追看一套外國連續劇 – Chuck,這是一套集現代特務工作及爆笑內容於一身的電視劇,由2007年到最近經已播放了四十多集,而剛剛開始追看的我當然是由第一集開始看。

一…二…三…四…六?! 第五集呢? [翻閱全文…]

由 大C 寫在[電視]筆記本內 | 回應 (1)
高達 ~電視~

「FlashForward」還是「FlashBackward」???

今天看了美國劇集FlashForward第十集,劇情講述主角與拍檔跟據線索來到香港展開調查,到底在導演的鏡頭下會呈現出一個怎的香港呢?我非常期待,但幻想往往比現實好……

第一個香港片段是主角的飛機降落機場跑道,但我橫看豎看都看不出那裡是赤臘角機場,反而四周佈滿低矮建築的跑道,根本就是啟德舊機場的風景!記憶中FlashForward的時間設定是現在(即2009年),但竟然出現關閉了十多年的機場,非常詭異,難道主角除了預視未來之餘,還能回到過去?落機後,主角和拍檔進入了機場客運大樓,「赤臘角機場」五個大字煞有介事地掛在牆上,可是香港只有「香港國際機場」,「赤臘角機場」只是市民的俗稱。本想加強說服力,說服觀眾主角真的在香港機場,但效果則如此欲蓋彌彰,實在引人發笑。

不可思議的事陸續有來,劇中出現的維港日景和夜景,有國金、有中銀大廈,本來沒有問題,奇怪的是維港竟突兀地出現一艘帆船(與旅發局標誌同款的那一種,不是外國帆船比賽那一類),而街道沒有汽車,卻是只有行人的橫街窄巷,四周掛滿當鋪、中華印刷等等舊式招牌,最要命的要算是竟然有穿著功夫衫的人在逛街,甚至有推著人力車的車夫。天呀,現代的香港竟然被描寫成如此落後,難道外國人眼中的國際城市就是這樣?我還以為自己正在看香港的歷史記錄片。

創作容許天馬行空,但描寫真實的地方時卻不容許「老作」,所有東西均須力求準確,否則就是欺騙觀眾,顯出製作人員做事敷衍,沒有做好資料搜集,雖然香港場景只出現一集,仍足以令觀眾對製作人員的水準有所質疑。FlashForward擁有非常精彩的情節和細緻的人物描寫,希望製作人員住後能作出改善,不要讓一套佳作蒙上陰影。

FlashForward故事簡介(摘自http://www.tvboxnow.com/thread-780154-1-1.html):
當一個令人意想不到像洪水般的事件在同一時刻席捲了世界上的整個人口,只有2分鐘17秒後大家親眼目睹了他們的未來,當他們醒來時一切開始變的混亂了,從他的回閃中,洛杉磯FBI特工MarkBenford意識到這是在2010年的4月29日,但他無法明白這一切怎麼降臨在自己的頭上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這是一個他不願意看到的未來。在未來,Mark相信自己的妻子已經離他而嫁給了她病人的父親,Mark開始晝夜喝酒來忘掉這一切,他的好搭檔已經被人陷害而兇手仍然逍遙法外。不久之後,每個人開始問自己:你究竟看到了什麼?當Mark和他的小組成員開始為這件奇異時間開始調查時而奇蹟再次發生了,只有一件事情他們必須延續下去一個巨大的人物關係鏈的回閃。

由 高達 寫在[電視]筆記本內 | 回應 (1)